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谁创造了古滇国文明?

      谁创造了古滇国文明?

      据中国社会科学报:“滇”是我国西南边疆古代建立的古王国,主要分布在以滇池地区为中心的云南省中部及东部地区。考古资料证实,滇国出现的时间最迟不晚于战国初期,战国末至西汉初为全盛时期,西汉中期以后开始走下坡路,西汉末至东汉初被中原王朝的郡县制所取代。滇国存在的时间大致有500年,即公元前5世纪中叶至公元1世纪初。

      关于古滇国,古代文献中的记载并不多。司马迁曾在《史记》里说,云南有个被称为“滇”的国家。《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记载:“滇王者,其众数万人,其旁东北有劳浸、靡莫,皆同姓相扶。”据史料记载,秦朝时期,在开“五尺道”通云南后,秦王朝曾在滇东北置官守治理云南的滇池一带。这意味着滇王统治的区域曾经隶属朝廷。但是到西汉初年,滇王又脱离了汉王朝的统治,直到汉武帝元封二年,汉王朝“以兵临滇,滇王举国降,请置吏,入朝”。汉武帝接受滇王归附以后,“于是以为益州郡,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

      司马迁在告诉我们古滇国概况的同时,也留下许多谜团。其中滇文化的族属是学术界争论较多的问题之一。有学者认为滇池区域发达的青铜文化与“庄蹻入滇”时带来的大量楚人和楚文化有关;有的说古僰人是滇文化的创造者;也有的说甘青高原南迁的古羌人建立了滇国;更为流行的看法则是滇国青铜文化是我国南方的濮人文化。

      云南省博物馆研究员张增祺在其《滇国与滇文化》一书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滇国主体是古越人的一支,也就是说滇国青铜文化主要是由越系民族创造的。总之众说纷纭,各持一说,至今还未形成一种比较一致的看法。

      云南省博物馆原馆长李昆声告诉记者,目前总的来说,学术界还是倾向于“越人说”。主要依据是,首先,云南古代有大量越人分布。越系民族不仅遍布我国东南沿海及两广地区,云南古代也有大量越人。《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南中在昔盖夷、越之地。”同书《蜀志》也记载:“(蜀)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古代所说的南中,主要是指现在的云南省。西汉时期,云南不仅有越人,而且分布较广。今滇池区域、滇东、滇南及滇西南地区均有越人部落,他们和贵州西南部、广西西部及越南北部的越系民族连成一片,文化上也多有相似之处。

      其次,滇池区域发现越文化遗物。考古学界普遍认为,有肩石斧、有段石锛、靴型铜斧和铜鼓等,属古代越文化遗物。以上器物在滇池区域均有发现。

      最后,滇国主体民族的服装与古代越人大致相同。从青铜器图像看,不论男女均穿一件宽大对襟的短袖上衣,衣长及膝,着时不系不扣,以带束之。大多不着裤,有的仅穿短裤或短裙,有的胯下系以宽带,上束至腰际,皆跣足。

      古代越人的文化特征、发型服饰和生活习俗等都与滇国主体民族相似,因此滇池区域的青铜文化主要由古代越人中的一支创造。但是,当时滇国民族成分复杂,除人数多、占统治地位的主体民族越人外,还有濮人、昆明人、羌人、叟人及汉族移民等,不过他们都不是滇国的主体民族,在滇国也不占有主要地位。

      记者手记(薛倩)

      对古滇国的认识才刚刚开始 

      历史上的滇国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距内地遥远,一直被中原王朝视为“不毛之地”、“蛮夷之乡”,不仅在所谓的“正史”上难得一席之地,大多数人对于滇国的地理环境、经济状况及文化艺术等也知之甚少。以致绚丽多彩的滇国青铜文化被埋没2000多年。直到大量精美的古滇国青铜器出土后,人们才恍然大悟。

      记者前往古滇国故地,走访多处古滇国文明的历史遗迹,感受其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即使2000年之后的今天,其文明虽已衰落,但并没有消失,在云南仍能够于日常生活中隐隐感受到其气息。

      在与古滇国研究的学者多次交谈中,记者渐渐对古滇国文明有了初步了解,同时,也深刻感受到学者对研究古滇国文明的坚持和热忱。从目前来看,古滇国文化研究涉及的课题更加广泛、深入,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有些领域的研究至今仍很薄弱,仅仅停留在推测层面,有的甚至空白,可以说,对古滇国的深入认识才刚刚开始。学者纷纷表示,未来对于古滇国文化的研究应该是多领域、多学科的综合研究。(神秘的地球uux.cn)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