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水怪专题之——中国河南铜山湖水怪

      中国河南铜山湖

      中国河南铜山湖

      (神秘的地球)据中国社会科学网:河南铜山湖,地处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区,属长江流域唐白河水系,湖水发源于伏牛山脉的白云山区,之后经泌阳河、唐河入汉水,最后归入滔滔长江。目前,铜山湖有水面积186平方公里,蓄水量133亿立方米。湖区周围没有工业污染源,湖水清澈纯静,所产鱼类肉质鲜美。

      关于铜山湖水怪的传闻,最早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每年都会出现,有时1年达3次之多。

      1985年9月的一天晚上,湖区水产队捕捞职工马海立驾驶一条机动挂帆木船自西向东穿过水面返回住地。当行驶至湖心岛浅水区时,他猛然发现,一条庞然大物正趴在岸边一石头边蠕动。马海立颇感好奇,就驾船朝那怪物慢慢靠近。月光下细看,怪物狰狞的面目惊呆了他:只见这个黑乎乎、仅有上半身露出水面的怪物,头有牛头般大小,状如蛇首,有两只短角;嘴扁平,簸箕般宽大;有两只核桃般大的鼻孔;两只眼睛宛若鸭蛋;皮肤粗糙,身上有铜钱般大小的灰色鳞片;露出水面的前躯有两爪……见有人来,怪物忙缩身入水,向东南方向游去,所经之处,激起半米高的白浪,散发出一股股恶腥气味。马海立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忙驾船离去。据管理局一位领导介绍,马事后吓出一身病,月余方愈。

      时隔10年后的1995年10月,泌阳县委组织部在湖区管理局举办副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25日下午4时,杨林海、李森等6名学员课余在湖面上划船游玩。正嘻闹间,6人几乎同时发现前方数米远处有一黑色怪物突然出现,其脊背露出水面十几米长,头抬起半米高,长着两只角,两眼发着绿光……几个人顾不上细看,在一片水怪水怪的惊呼声中,用尽全力把船向岸边划去。由于过分紧张,船在离岸边3米远处翻了个底朝天,6人同时落水,幸亏此处水浅才没发生命案。铜山湖有水怪一说,由此愈传愈广。

      湖区管理局干部赵华卿就是一位目击者。他坦言,自己曾经亲眼目睹到水怪在铜山湖出现。

      赵华卿遭遇水怪是在今年5月3日。那天是个晴天,下午两三点钟,我正要外出,就听见一位姓刘的酒店老板喊:‘快来看呀,水怪出来啦!’我马上跑过去,见湖边的楼上已站了100多人,有游客,有职工,有家属。站在高处,我发现离岸边约100多米的湖面上,有一个黑色的‘怪物’正上下一拱一拱地往前走,仍是仅看见脊背,看不到头尾,从水中的黑影看,估计身长有一二十米。这次,‘怪物’走得很快,所过之处,水呼呼地往外翻,浪高约有一两米,过后三四十米仍有浪花。约十分钟后,那怪物消失。当时,那个‘怪物’在湖叉处,两边都是山,看起来很美丽。有游客用相机拍,但由于使用的多是傻瓜相机,距离又远,故冲洗出来后看不出什么。事后有人分析,可能是因为‘五一’期间游客太多,大小游船都下了水,把它轰了出来。这次水怪出现,由于目击者众,得以大面积传播。当地一家晚报获知此事后专门派人采访,并予以发表。一时,铜山湖水怪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议论的热门话题。

      众多见闻中,也不乏有让人难以置信的离奇成份。有人声称见过水柱冲天,蛟龙游动的场面:1985年9月的一天,10多位湖边放牛者正在聊天,发现湖面突然冒出一个直冲云宵的水柱,两条蛇状物体扶摇直上……数分钟后,水柱消失,水库平静如初。

      自1985年以来,已先后有100多人声称看到过水怪,虽然他们对水怪的描述多少有些差异,但出入不大。水怪出现的时间也由过去的秋季、雨后、傍晚、闷热天气,发展到今天的不分季节和昼夜……但从无水怪伤人的纪录。

      那么,这一水中怪物到底是什么?它又是如何出现在铜山湖的?十多年来,人们对此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当地政府部门的有关人士给出了两种看似颇具科学性的解释:一说是扬子鳄。宋家场水库建好之初,曾从武汉购入大量鱼苗,不排除鱼苗中挟带有鳄鱼苗,如今长大了。 二说是中华鲟。生长于长江的中华鲟,遇汛期逆洪水而上,经汉水、泌阳河入铜山湖。但无论是扬子鳄还是中华鲟,与人们目睹到的怪物相貌皆有较大差异,故当地人士和有关部门恳请各地专家、学者能亲临铜山湖考察,早日揭开水怪之谜。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