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水怪专题之——中国四川猎塔湖湖怪

      中国四川猎塔湖

      中国四川猎塔湖

      中国四川猎塔湖湖怪

      中国四川猎塔湖湖怪

      (神秘的地球)据中国社会科学网:猎塔湖(29° 5'30.31"北 101°34'20.61"东),位于中国四川甘孜州的九龙县。九龙县在四川省西部,甘孜州东南部,历史上因九个带“龙”字的地域而得名。湖面海拔4300m,面积为2.5公顷,核心区面积为70平方公里,景区长40公里,高山峡谷地带,年平均气温11.5℃至12.8℃。高原地带,最冷月平均气温-5℃以下,最热月平均气温度10℃至12.1℃,全年最低气温是一月份,可达-27℃。

      九龙北距康定254公里,南距凉山州冕宁县230公里,藏、彝、汉三个民族在这里和睦共处,是四川省独有的多民族文化博览园。九龙有辽阔的草原牧场,浓密的原始森林、五彩的高原湖泊、冷峻的千年雪山,丰富多样。其中以伍须海的风光最有代表性。伍须海,藏语意为发光的海子。1985年她与九寨沟、海螺沟一起被评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海子中,常有大批的鱼群出没。该县地势海拔高差悬殊(从海拔1440米到6010米),纬度偏南(北纬28度19分 ———28度20分之间),所以九龙县境内的植被十分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大熊猫、青藏雪鲵等国家级野生保护动物在该县境内均有分布,不少动植物种类至今仍未查清。

      湖边原始森林环抱,原始森林又紧连着高山草甸,浪古则雪山千万年默默的守护着这里。此外值得一游的还有鲜花盛开的日鲁库大草原、原始独特的瓦灰山自然保护区,雄浑的雅砻江大峡谷、以及当地的宗教寺庙。

      猎塔湖湖怪生活地区的主要景点有飞龙石、夫妻石、河马峰、仙龟坪、嘎喔峰、珍珠瀑布、猎塔峰林湖、仙鞍坪、字母河、仙床、水草坪、华山湖、飞鹰石、石观音、雪山睡佛等。

      猎塔湖湖面海拔4300m,面积为2.5公顷,藏民习惯称为“黑海子”,属于瓦灰山南面的一个湖泊,按照经书里的解释,瓦灰山是座神山,猎塔湖是个灵湖。

      猎塔湖湖面平滑光亮无暇,雪峰冰川、蓝天、朝霞、森林、草原、鲜花倒映其间,形成一幅水、天、山、雪一起的静态画面。

      传说与目击记录

      猎塔湖因湖内生长着一种不为人们所知的水生动物(“水怪”),而引起了许多水产专家和生物学家的关注,现已有许多新闻媒体前来采访报道。目前,大家都约定俗成地称其为“程醉”。于是,猎塔湖水怪的名字就被确定为“程醉”。

      至今,猎塔湖内的水生动物(“水怪”)究竟是何动物,还是一个未解之谜,深深地吸引着世界各地探险、探秘的旅游爱好者,成为探险、探秘的旅游最佳目的地。

      当地寺庙的住持———60岁的老喇嘛洛让扎西告诉记者,现在藏民习惯称猎塔湖为“黑海子”,它属于瓦灰山南面的一个湖泊。以前一些放牧人和猎人在那里曾经见到过一些奇异的现象。但按照经书里的解释,瓦灰山是座神山,猎塔湖是盆灵湖,由于这里有仙人曾在此路过,并在湖里留下了一件宝贝,因此这湖里才能产生如此神奇的现象。

      1999年6月中旬,一位叫洪显烈的探险爱好者带上照相机和摄像机,与县文化馆的彝族朋友尼克耳他上山继续寻找高原“水怪”。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第七天的上午,拍到了水怪。

      拍到水怪后,洪显烈对猎塔湖的兴趣更加浓厚。3年多的时间里前前后后上山48次,长则10余天,短则几天。几乎次次都能看到水怪。

      四川新闻网曾报道甘孜州九龙猎塔湖发现“水怪”,美国“国家地理”电视台摄制组获知消息后为之震惊,中科院成都分院专家更是建议:组成科考组对水怪进行彻底的科学考察!

      研究与猜测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高级实验师、两栖爬行动物研究专家吴贯夫。吴老师表示:从录像带上水面搅动的波纹来看,应该不是单个的鱼类,而且由于波纹有一个明显露出水面的部分,所以也不可能是一群鱼。对有的读者认为是水獭,他表示,在九龙县没有发现水獭。

      吴老师称,从“水怪” 活动的情况看,可以肯定排除是非生命的可能,肯定是一个体形较大的生命体在其中活动。此外他分析,“水怪”不止一只,肯定是一个种群,可能是两栖或者其它动物。他建议当地科委向上级部门上报,争取组成一个科考小组考察。成都市水利综合监察支队支队长张志诚看了录像资料后,也表示,画面中的“水怪”肯定不是鱼类。

      为了一探究竟, 2005年10月15 日,《走近科学》摄制组来到了措塔湖,在洪显烈曾经拍摄水怪的平台上,记者架起了摄像机,静静地等待那个神秘动物的出现。下午将近4点的时候,猎塔湖上空突然飘起了雪花,原来平静的湖面上出现了强烈的反光,这些反光对寻找目标非常不利。突然,记者在对岸附近的水面上,发现一片可疑迹象。会不会是水怪要出现了呢?

      记者不断地调整机位,随时捕捉湖面上出现的这些可疑的现象。可奇怪的是,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这些现象虽然反复出现,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生物的影子。

      更让人感到奇怪的还有当时的天气。当天下午,猎塔湖上空一直都很晴朗,可是,当湖面上出现这些奇怪现象的时候,却突然飘起了雪花。而那些现象消失以后,雪也停了。这是一个偶然的巧合,还是湖面上天气的变化和那些现象之间存在某种必然联系呢?

      原来,猎塔湖是雪山脚下的一个高原湖泊,它三面环山,形成了簸箕型的地形结构。专家分析,正因为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环境、才导致了这些奇异现象频繁出现。白天猎塔湖受日光照射,湖水表面温度逐渐升高后,使靠近湖面的热空气上升与高处的冷空气相遇,形成降雪,在两股空气温差的作用下,使空气形成了对流。猎塔湖上之所以会出现旋风,是由于西侧山谷中不断横向吹来的风造成的。当湖面上的对流空气与山谷中吹来的风相遇时,就有可能使对流空气旋转起来。

      如果旋风大的话,湖里的水就会转动起来,而从人的角度看,就像一条巨大的鱼在游动一样。如果湖面上出现的旋风继续不断增强,就会因为旋风中心气压减小而把湖水吸向空中,从而出现另外一个奇观,水龙卷。泽仁志玛和王长生等目击者看到湖面上出现的那个近二十米长的神秘怪兽,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自然现象使他们产生了错觉。因为,他们看到水面上有物体出现之前,湖面上空都出现了很大的风。

      由于他们对猎塔湖一直充满着敬畏,而类似水龙卷的情景又从未见过,因此,当这种恶劣的天气现象突然出现的时候,目击者很自然地就把这个景象和自己所熟悉的事物联想到了一起。擅长绘画的王长生将这种场面想像成了一条会飞腾的龙;而王伦秀和泽仁志玛则把它当成了巨大的鳄鱼和蟒蛇。而这一切很可能是他们在那个特定情况下产生的幻觉,把旋风卷起的水浪当成想像中的水怪了。

      因此,在猎塔湖面频繁出现这些奇怪的现象,并不是因为湖中水怪在作祟,很可能是湖面上不稳定的旋转气流在水面上掠过的时候造成的。

      但是当记者拿洪显烈拍摄的录像,和他们所看到的现象相比较的时候,却发现了明显的不同。在洪显烈拍摄的这个旋转的浪花中间,有一个非常明亮的白色漂浮物,这个白色物体是什么?通过仔细辨认,在白色的浪花下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些黑色的影子在移动。这黑色的影子会不会是湖中的某种生物呢?

      记者在湖边看到了一种两栖类的动物山溪鲵,洪显烈拍到的那些奇怪现象会不会是比较大的山溪鲵搅动出来的呢?但山溪鲵的个体很小,只有二十几厘米的长度,直径也不过两厘米左右,它不可能掀起这样大的浪。但是,如果在湖面上搅起那个圆形浪花的不是山溪鲵,那它会是什么呢?

      杜宗君是四川农业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我国川西高原地区的鱼类资源,他认为虽然川西高原生态环境比较简单,鱼的种类并不是很多,但是仍然有一些耐受力很强的鱼类生存在这里,其中较常见的有裂腹鱼和龙鲤等。针对洪显烈拍摄的那段录像中的水花,杜家君认为,那很可能是鱼群在湖面争食的时候造成的。

      猎塔湖中有山溪鲵存在,也就会有其它生物存生,而适合在川西高原地区生活的裂腹鱼和龙鲤等鱼很可能就在湖里生存着。由于猎塔湖是一个封闭的自然环境,湖中食物比较匾乏,一旦鱼群发现湖面上漂浮着可食物品的时候,就会一起上前啄食。圆形水花中间白色的亮点,很可能是岸边脱落的某种物体。

      猎塔湖的海拔高度是4300米,年平均温度只有6摄氏度。山上冰雪常年不化,即使在盛夏时节,常常也会下起大雪。偶尔滚到湖中的岸边积雪,就可能成为吸引湖中鱼群相互争食和游戏的对象。在它们相互争食的过程中,推动着雪块在湖面上移动,从而产生这个奇特的现象。

      真相就此大白,大家所“看到”的神奇生物不过是特殊的自然环境造成的奇特景象,看来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