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水怪专题之——刚果河流域沼泽的巨大神秘生物“魔克拉-姆边贝”

      Mokele-mbembe想象图

      Mokele-mbembe想象图

      疑似Mokele Mbembe的脚印

      疑似Mokele Mbembe的脚印

      (神秘的地球)据中国社会科学网:魔克拉-姆边贝是一种据说栖息在刚果河流域沼泽的巨大神秘生物。「魔克拉-姆边贝」这个字是从林加拉语(Lingala language)来的,意思为可以阻断水流的生物。

      泰莱湖位于刚果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边界处,周围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和大片的沼泽,被人称为“地狱之门”。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与该地区长期政局不稳,附近的一大片区域至今仍保持着原始状态,可信的资料非常稀少。这种生物存在与确认与否在主流科学家、当地的俾格米人、创造论者与神秘动物学学者之间争论很长的一段时间。魔克拉-姆边贝让人怀疑它们可能是残存的蜥脚下目,虽然这种论点几乎没有受到科学家的支持与接受。魔克拉姆边贝也是最著名的神秘生物之一,与大脚、雪人及尼斯湖水怪一样。

      关于Mokele-mbembe最早的文字记录出自一位法国传教士Lievain Bonaventure,他在1776年的一部关于当地生物的书中写到:他曾经见过一些巨大的脚印,每个都大约有三英尺长。1859年另一位传教士 Thomas则从当地人口中得知,他们曾经有人在钓鱼时猎杀过一只Mokele-mbembe并且吃了它的肉,但可能是因为肉里有毒,吃过肉的人不久都暴毙了。1913年,一位德国船长Freiherr von Stein zu Lausnitz在当时为德国殖民地的喀麦隆作了调查,他在报告中是这样描述Mokele-mbembe的:这种动物据说皮肤是灰褐色的而且很光滑,大小大概和象相当,至少不会小过河马。它有着一个长而灵活的脖子,听说头上还有一个角。它会杀死那些攻击它的人类,但不会吃人,因为它是吃素的。我甚至还在 Ssombo河附近见到了据说是这种动物留下的路径,但我并不能确定,因为这里的大型动物太多了。

      魔克拉姆边贝的正确目击时间并没有明确的数字,俾格米人是在河上捕鱼、划船时突然看见。当地人多半描述魔克拉姆边贝身体庞大,脖子很长,头像鳄鱼,鼻孔还会喷气;有些还有硬棘,可以把独木舟撞翻。当地人说魔克拉姆边贝是草食性。

      1976年,爬虫学家James H. Powell与生物学家Roy P. Mackal开始了对Mokele-mbembe的搜寻,得到了当地关于此动物的传说及它食物来源的资讯。他们找到一位声称目击过怪物的当地人,将一些动物图片交给那个人辨识,得到的答案是梁龙最为接近他所见到的动物。3年后两位学者又一次来到非洲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得到了另外一些传说资料。1980年两人的第三次探险甚至还亲身到达了泰莱湖附近,这次他们找到了更多的目击者,从这些人的描述中得到了怪物的大致形状:这家伙有15至30英尺长,蛇一样的头和脖子,长尾巴,身体像河马,是蜥脚类动物。次年,他们公布了调查结果并否定了鳄鱼与河马的可能。1988年日本的早稻田大学探险队也对此事件进行过调查而无功而返。

      关于Mokele-mbembe的真面目,最广泛的一种说法就是蜥脚类恐龙。其他的说法有:犀牛、大象、鳄鱼和蟒蛇等,也有人认为,这是当地人编造出来的神话,用于恐吓外来者,使之不敢侵犯他们的领地。国家地理频道的怪物猎人节目曾以“非洲沼泽怪物”为主题寻找魔克拉姆边贝,但没有结果。主持人在节目尾声表示魔克拉姆边贝可能是非洲森林象。

      还有一种说法,魔克拉姆边贝有可能是非洲森林象被误认,大象潜入水中渡河时,背部、鼻子露出水面,鼻子从远处看被认为是魔克拉姆边贝的脖子,大象也会在水中呼叫其他同伴,这个声音被当作是怪物的叫声,这个说法目前是最普及的解释。另外,鳄鱼、蟒蛇也有被误看的可能。

      较牵强的说法是,魔克拉姆边贝是尚未绝种的恐龙。长脖子的恐龙中最符合的就是腕龙,喀麦隆北部从出土过类似腕龙的化石,但小了一号,有些科学家将它称为欧罗巴龙,认为它是腕龙在岛屿上的独立分割物种,因为没有灭绝所以潜藏在森林中因而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