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藏人高原适应能力或源于丹尼索瓦人

      藏人高原适应能力或源于丹尼索瓦人

      藏人高原适应能力或源于丹尼索瓦人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网易环球眼:《自然》期刊报告,现代人从远古所继承的一种基因,可以让他们适应高原的生活。

      据悉,这种远古的人类已经灭绝。这种叫EPAS-1的基因变种可以影响人类血液中的氧气,在西藏人当中十分普遍。

      西藏人长年生活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

      该DNA(脱氧核糖核酸)的序列与一种早已消失了的远古人类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的DNA相符合。

      其实,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现代人类的许多人都携带已经灭绝了的远古人类的DNA。

      而这些远古已灭绝的人类曾经和我们的非洲祖先“杂交”。

      40万年前出现的尼安德特人(the Neanderthals)曾生活在欧洲和西亚地区,直到3万5千年前。

      无论是尼安德特人还是丹尼索瓦人都对现代人的DNA有所贡献。

      而现在,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血红蛋白找到了EPAS-1基因与丹尼索瓦人之间的联系。

      比如,当人体在海拔较高的高原时,体内血液中的氧气水平就比较低,这时候EPAS-1基因就会告诉身体中的其他的基因活跃起来,包括生产额外的红血球。

      而这种EPAS-1基因的变体在西藏人中十分普遍,这可能和他们在数千年前移居到高原生活时所发生的一种自然的基因选择。

      明确证据

      该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加州大学的尼尔森教授说,他们找到了明确的证据这种基因来自丹尼索瓦人。

      尼尔森告诉BBC,“如果你、我到海拔高纬度时,我们都将立即会经历各种不同的不良身体反应。我们会喘气困难,还可能会得高原病。”

      “过一阵,我们的身体为了适应这一情况将会生产更多的红血球。但是由于我们不适应高原环境,我们的身体可能将会制造许多红血球。”

      “我们的血液变得太粘稠,血压也会升高,这样就会有中风的危险,如果是孕妇还可能患妊娠毒血症”。

      但西藏人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他们的身体不会制造过多的红血球,因此血液也不会粘稠。

      尼尔森教授的研究小组在2010年就发现了西藏人身体中的这种EPAS-1基因变体,但是研究人员当时无法解释它为什么与从其他现代人类身上找到的DNA序列不一样。

      因此,他们才从更远古的人类染色体组序列当中去寻找答案。

      研究人员把它同尼安德特人相比较,没有找到匹配,但当同丹尼索瓦人比较时令人吃惊地找到了吻合。

      尼尔森教授解释说,人类祖先与丹尼索瓦人的“杂交”发生在很久以前。

      而当西藏人的祖先移居到高原之后,丹尼索瓦人的DNA在他们的身体中产生了基因变体,并喜欢这种环境转变。之后它便存在于今天大多数的西藏人身上。

      尼尔森教授说,这是人类通过与远古人类“杂交”后获得的基因适应新环境的一种清楚和直接的例子。

      相关报道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南方日报(马芳):7月3日,来自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加利福尼亚大学以及华南理工大学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关于藏族人高原适应性的最新研究成果。

      华大基因该项目负责人之一、26岁的金鑫指出:“随着我们对人类进化历程理解的逐步深入,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现代人的祖先曾与丹尼索瓦人、尼安德特人等古人类之间有过基因交流。此次在藏族人中发现丹尼索瓦古人的基因片段揭示了现代人对极端环境的快速适应很可能得益于与已经适应了这些环境的其他古人类之间的基因交流。这一独特机制的发现使我们开始重新审视很多类似的快速进化事件。”

      藏族人群对高海拔地区缺氧环境的快速适应机制一直是科学家们关注的热点问题。据华大基因介绍,科研人员通过对世居青藏高原的藏族人群和低海拔汉族人群进行基因重测序研究,发现由于古老的、早已灭绝的人类群体——丹尼索瓦人或其近亲的基因渗入可能使藏族人更快地适应高海拔地区的缺氧环境,从而揭示了通过基因交流帮助人类快速适应极端生存环境的特殊机制。丹尼索瓦人是人属的一个古人类分支,可能在更新世晚期生活于亚洲大陆。

      在本研究中,科研人员对40个藏族人和40个汉族人的EPAS1区域进行了高覆盖度的重测序研究,发现藏族人具有极不寻常的EPAS1基因单体型结构。通过与来自全世界的多个现代人人群及古人类基因组数据比较,研究人员发现这个受到定向选择的单体型仅以高频率形式存在于现代藏族人和古丹尼索瓦人中,和以非常低的频率存在于汉族人中,而在包括欧洲人、非洲人的其他主要现代人群中频率都为零。以上两个发现,使研究者确信藏族人中的单体型源于古丹尼索瓦人或古丹尼索瓦相关人与其基因交流。研究人员推测这个单体型流入到现代人的时间要早于汉族和藏族人群分离的时间,而且在藏族人定居在青藏高原之后受到了明显的定向选择作用,并因此在藏族人中扩散开来并保持下来。

      相关报道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深圳特区报(杨婧如):昨日,来自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加利福尼亚大学等机构科研人员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藏族人高原适应性的最新研究成果。

      该研究通过对世居青藏高原的藏族人群和低海拔汉族人群进行基因重测序研究,发现由于古老的、早已灭绝的人类群体——丹尼索瓦人或其近亲的基因渗入,可能使藏族人更快地适应了高海拔地区的缺氧环境,从而揭示了通过基因交流帮助人类快速适应极端生存环境的特殊机制。

      科研人员对40个藏族人和40个汉族人的低氧诱导因子EPAS1区域进行了高覆盖度的重测序研究,发现藏族人具有极不寻常的EPAS1基因单体型结构。他们发现,这个受到定向选择的单体型,仅以高频率形式存在于现代藏族人和古丹尼索瓦人中,在汉族人中存在频率很低,在欧洲人、非洲人的其他主要现代人群中频率均为零。研究者确信,藏族人中该受选择的单体型源于古丹尼索瓦人或古丹尼索瓦相关人与其基因交流。

      华大基因该项目负责人之一金鑫指出:“此发现揭示了现代人对极端环境的快速适应,很可能得益于与已经适应了这些环境的其他古人类之间的基因交流,这使我们开始重新审视很多类似的快速进化事件。”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