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j4zyi"><s id="j4zyi"><div id="j4zyi"></div></s>
    2. <object id="j4zyi"></object>
      <rt id="j4zyi"><progress id="j4zyi"><optgroup id="j4zyi"></optgroup></progress></rt>

    3. Load mobile navigation

      破坏之王:七个入侵物种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白化王蛇

      白化王蛇在加纳利群岛恣意扩张,严重威胁当地的生物多样性。专家们开会商讨如何阻止这种外来的爬虫类。

      由于没有天敌,王蛇(kingsnake)这个原生于加州的物种变得愈来愈大只、愈来愈凶狠,大量残杀当地动物族群,包括只有加纳利群岛才有的「大加纳利巨蜥」( Gran Canaria giant lizards)幼蜥。

      一条白化的加州王蛇,摄于2009年。 Photograph Nicolas Cégalerba, Biosphoto/Corbis

      一条白化的加州王蛇,摄于2009年。 Photograph Nicolas Cégalerba, Biosphoto/Corbis

       「只要是有这种蛇的地方,大部分的〔小〕蜥蜴就都不见了,」参与加纳利群岛会议的美国地质调查所研究员罗伯特・费雪(Robert Fisher)说。

      由于没有了后代,费雪如今将大加纳利巨蜥称为「已死的活物种」—–因为它们注定逃不过灭绝的命运。

      白化王蛇最初是在10 到15 年前以宠物的身分被引进加纳利群岛的,后来不是逃走了就是被饲主给放生了。

      但还是有希望:费雪说,这种爬虫类在这个环境里的地位还没巩固,而政府已开始积极寻找解决办法。 「人们通常都是等到太慢了才会投注这么大的心力,」他说。

      随着地球暖化,这类入侵者的散播情况变得愈来愈普遍。举个例子,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环境生物计画总监彼得・爱波特(Peter Alpert)就说,适应物种都在扩张活动范围,包括多种野草、害虫,以及怕冷的入侵物种—–例如佛罗里达的缅甸蟒。

      以下是另外几种在其他地方肆虐的入侵者。

      棕树蛇

      棕树蛇原生于东南亚和澳洲,在它们于二次大战后被无意间引进关岛之前,关岛的原生蛇种并没有蛇类天敌。

      棕树蛇,2011年摄于它位于印尼北马鲁古省的原生栖地。 Photograph by Ch'ien Lee, Minden Pictures/Corbis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所入侵物种研究院的说法,关岛原生的鸟和蜥蜴种类已有超过一半被棕树蛇给吃掉,蝙蝠种类也有三分之二接近灭绝。

      NSF的爱波特称之为「寂静森林」。为了更了解这个已经改变的生态系,NSF 资助了「鸟类消失生态计画」,研究鸟类的消失会以哪些方式影响生态系。例如,科学家想知道若没有鸟类来散播种子,森林的植物会如何。

      绢雀麦

      绢雀麦(cheatgrass)是在19 世纪中后期混在包装材料里从欧亚大陆来到美国的。由于生命周期短、种子多,它们能够迅速散播。

      USGS的入侵物种计画经理雪伦・格罗斯(Sharon Gross)表示,绢雀麦和水牛草(buffelgrass)已经改变了美国西部的生态系与火灾模式。

      「绢雀麦是很好的燃料,通常也是火灾过后第一个卷土重来的物种—–很多时候都会让其他原生物种没办法重新生长茁壮,」她说。

      魔鬼蓑鮋

      这美女简直就是野兽。魔鬼蓑鮋(lionfish,又称狮子鱼)原生于印度洋与太平洋,却在1992 年的安德鲁飓风过后被意外释放到加勒比海与美国南部外海。

      一条狮子鱼在红海的岩礁上方悠游。 Photograph by Chris Newbert, Minden Pictures/Corbis

      一条狮子鱼在红海的岩礁上方悠游。 Photograph by Chris Newbert, Minden Pictures/Corbis

      这种鱼很快就给原生动物带来问题:「它们体型比原生的岩礁鱼类大得多,会把它们从岩礁上挤走,」格罗斯说。

      除此之外,狮子鱼的背鳍有毒,而且已知的天敌可能就只有人类而已。

      亚洲鲤鱼

      有四种鲤鱼—–大头鲢、草鱼、青鱼、白鲢—–被归类为亚洲鲤鱼(Asian carp),根据美国国家公园服务处的说法,它们于1970 年代被引进美国水域,用来控制杂草与寄生虫。

      结果有一些跑进了密西西比河,从此开始乱窜,不但靠蛮力击败当地鱼种、降低水质,当它们被船的声音吓到时,还会从水里跳出来,害人类受伤(如这段影片中所见)。

      格罗斯说,USGS和其他机构一直在尝试研发一种化学胶囊,外壳是一层只有白鲢能消化、且对白鲢有毒的酵素。这个方法可以直取目标:鲤鱼,且不会给其他物种带来致命物质。

      海蟾蜍

      根据澳洲环境部的说法,南美洲的海蟾蜍(cane toad)于1953 年被引进澳洲的北昆士兰,用以控制甘蔗的害虫之一:甲虫。

      海蟾蜍,2011年摄于哥伦比亚圣玛塔内华达山脉的原生栖地。 Photograph by Cyril Ruoso, JH Editorial/Minden Pic

      海蟾蜍,2011年摄于哥伦比亚圣玛塔内华达山脉的原生栖地。 Photograph by Cyril Ruoso, JH Editorial/Minden Pictures/Corbis

      结果这种蟾蜍变成了害虫,不仅皮肤会分泌毒液、阻挠可能的天敌,还一路向西扩散。

      「这个案例经常出现在教科书里,告诉我们用一个外来物种杀死另一个外来物种不见得是个好方法,」格罗斯说。


      撰文: Liz Langley
      编译:魏靖仪





      上一篇 下一篇
      滚球体育怎么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